銳評
  □楊朝清
  潑糞、鳴槍、放藏獒……為了對抗廣場舞,各地奇招頻出。在多次交涉無果後,浙江溫州市區新國光商住廣場的住戶們下了血本,他們花26萬元買來“高音炮”,和廣場舞音樂同時播放。住戶們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3月31日《溫州都市報》)
  在利益多元時代,不同利益群體之間的摩擦和矛盾屢見不鮮。當廣場舞愛好者休閑鍛煉、社會交往的利益訴求遭遇其他居民正常生活秩序不受干擾的利益表達時,雙方各執一端,針尖對麥芒。由於雙方都把同一個標的物看得如此重要並且都不願意退讓和妥協,廣場舞引發的衝突就難以避免了。
  這邊廂,廣場舞愛好者樂此不疲;那邊廂,廣場舞噪音受害者苦不堪言。廣場舞治理之難,就在於難以實現不同利益群體的利益協調。為了減少廣場舞擾民,業主們多次去交涉,要求對方把聲音調低點,但都被“趕”了回來。今年年初,當地發佈了“廣場舞公約”,並由環保、城管等多部門聯合執法。然而,這終究是“貓鼠游戲”:執法人員來了,大媽們就調低音量,走了音量就調高了。
  廣場是一種公共空間,廣場舞的困境本質上是公共空間沒有實現資源優化配置和良性運行。廣場的公共性和開放性,導致廣場陷入了某種意義上的“公地悲劇”,遭遇竭澤而漁的過度開發和利用。因此,緩解廣場舞困境,需要對公共空間的運行秩序進行有效管理。
  以廣州番禺區石碁鎮為例,社區工作者將2000多人之眾的廣場舞大叔大媽們登記在冊,每年還發放器材維護和活動經費。此外,鎮文體中心還專門舉辦了廣場舞大賽,並不定期開展交流匯演活動。此舉不僅減少了擾民,還令廣場舞異常活躍。由此觀之,通過加強對社會組織的引導和支持,將廣場舞“收編”,有助於實現不同利益群體的共贏。
  廣場舞困境的根源,在於公共空間的缺失和公共財政在全民健身上的投入不足。一方面,在商業利益的考量下,不少城市社區都存在著綠化面積不足、公共空間匱乏的短板;另一方面,健身器材和室內活動場所的供求失衡,讓中老年人的利益訴求處於被壓抑狀態。在二者的雙重擠壓下,廣場舞成為許多中老年人“沒有選擇的選擇”。
  廣場舞困境不僅是公共精神和規則意識缺失的產物,也是公共空間匱乏和公共財政投入不足的結果。在物質生活漸次豐盈之後,讓老百姓的精神家園更有內涵和厚度,離不開社會管理創新和公共服務的伸展。從這個角度上說,“賭氣”的高音炮對抗廣場舞,註定沒有贏家。
  楊朝清  (原標題:高音炮對抗廣場舞註定沒有贏家)
創作者介紹

poodle

ex18exfh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